那一张张葵盘般的面孔是一代人的浩然长歌

永利.com

2018-10-07

那一张张葵盘般的面孔是一代人的浩然长歌2018-09-3007:39:01“葵颂——许江近作展”在上海奏响“命运”交响曲昨天下午,秋日阳光正好,白色镂空造型的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门前,6个硕大的铜铸向日葵头,以一种昂扬的姿态,迎接着每一位嘉宾——这是一场关于葵的盛宴。

为了迎接这场“葵颂——许江近作展”,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甘智漪专门从云南空运了一大束向日葵,满满地怒放在前厅。

“上海也有向日葵,但是不够精神,不能够衬托出许院长笔下葵的姿态。 ”开幕式上,中国美术学院原院长肖峰、著名油画家全山石来了,上海美术学院院长冯远、上海音乐学院院长林在勇也来了,还有著名油画家罗中立、英国皇家艺术学院院长胡安·克鲁兹……一堆的老朋友,在国庆节前夕,再度相聚在一起。

两年前才开始尝试一直不敢触碰的“葵盘”15年前,许江在土耳其的小亚细亚高原与“葵”不期而遇。 那一次,生于1955年,在新中国出生,“文革”中成长,是“向阳花开”一代的许江,蓦然遭遇一片夕阳下的老葵。 “我仿佛看到一群老兵,也看到我们自身,那曾经向阳花开的一代人。 那一瞬间,我所有的关于向阳花的经验——那时代的群体命运和现实的风雨沧桑,那交叠我心并在记忆中蒸煮了几十个年头的经验——被怦然激活。 ”这就是许江画葵的原因,他把自己这代人切身的生命经验,转化作历史的表情,凝聚为一代人的精神肖像。

2006年,许江在北京的中国美术馆举办以葵为主题的“远望”大展。 “从那时开始,我把葵画在大地上,延绵的地平线牵出中国人悠久的诗意。

”此后,无论是2014年10月在国博的“东方葵”大展,还是2015年12月在上海中华艺术宫的第二回“东方葵”大展,许江均以葵之群像,塑造一代人的史诗交响。

有人说,葵是许江的“命运交响曲”。

但这曲“命运”,在许江近几年创作里,又有了新的脉络——展览按照民生现代美术馆独特的结构,从上而下,以循环往复的空间策略,构建五个诗化的空间,分别为“怀沙”“野火”“蔓生”“铸炼”“葵颂”,这其中,你会看到大量“葵盘”的作品。

“葵盘这个题材我一直不敢画,生怕画坏了,直到两年前才有了底气开始尝试。 ”从小葵盘到大葵盘,从布面油画到雕塑,许江用“小心翼翼”“如履薄冰”来形容这些新作的创作过程。

1来源:青年时报作者:主任记者张玫发自上海编辑:实习生陈冰纯责任编辑:方志华。